2009年春节联欢晚会

  每年春晚节目总时长通常不会超过四个半小时,每年春晚的第一次正式带妆彩排,都担负着“卡时间”的作用。第一次联排通常都会超时,导演组会详细记下每个节目每个版块的时长,研究这些数据之后再决定究竟是砍掉还是压缩某个节目。

  昨日的联排节目并不全,地震版块、奥运版块两个春晚最重要的版块都作为秘密武器没有亮相,成龙带领群星演唱的《站起来》和周杰伦的《本草纲目》,赵本山的小品都没有亮相,但昨日节目总时长还是达到了四个半小时。以此推算,当前春晚节目总时长至少要超时半个小时。正常联排下来,也有观众反映孙涛小品《吉祥三宝》后半部分有些拖沓,土苗兄妹组合带来的歌舞节目也稍显冗长。看来,导演组在彩排后的最重要任务就是“大开砍戒”。

  今年春晚,导演组严格推行“真唱运动”,多数演员都积极参加彩排,以确保现场真唱的效果。昨日首次带妆不间断彩排,也是演员来得最全的一次。本次彩排,演播厅就好似一个考场,歌手们的唱功、台风、排练认真程度,统一比较立分高下。

  观众们把最热烈的掌声给了久违的毛阿敏。毛阿敏的新歌《天之大》一直被导演组定为重点节目,几次分段彩排当中也反响不俗,昨日毛阿敏只穿了一件便装,但是她的唱功和大气的台风还是征服了现场观众。相比之下,一些新歌手就明显弱了很多。黄晓明和孙悦、解晓东一起演唱开场歌曲《新年好》,黄晓明曾多次缺席彩排,昨日联排现场,经验丰富的解晓东和孙悦边唱边跳,喜气洋洋,而黄晓明却非常拘谨,与开场舞的热烈气氛并不相符。

  演员兼歌手韩雪前年曾登上春晚舞唱《竹林风》,不过今年登台真唱,唱功让人捏了一把汗。武术节目《功夫世家》中,带领众多演员齐耍双截棍的陈国坤也出现了一处小纰漏,差点掉棍;《盲拧魔方》的表演者也显得非常紧张,他的盲拧魔方纪录是28秒,结果现场一紧张用了47秒,退场之后他也连连感慨:“手直抖,手心全是汗”。

  今年舞台加入了LED大屏幕的高科技元素,舞台地面上也是LED大屏幕,尤其是舞蹈节目当中,场面非常壮观。但是这个高科技地板却给演员带来了烦。很多伴舞演员都纷纷表示,地面太滑了,经常站不稳;成龙《站起来》节目中舞台地面要稍微倾斜,几次彩排中屡次出现演员“跐溜”的现象;双人舞《牵手》两位残疾演员上场之前,满后台地找松香,原来演员们现在都在鞋底上抹松香防滑。

  最大的麻烦出现在王莉、戴玉强演唱的《神州共举杯》节目中,王莉退场时竟然滑倒,跪在地上,很长时间没有站起来,戴玉强忙跑上前连拉带拽帮她站起来。

  整台节目亮点频现,但也有观众抱怨节奏拖沓。春节晚会三十多个节目中,除了导演组着力打造的一些重头戏和重点版块之外,多数都用歌舞类节目填缺补漏,由于歌曲类节目彩排相对简单、关系户多等特点,通常被毙掉或者压缩时间的厄运经常降临在歌曲节目上。记者昨日在现场采访了几位观众,大家纷纷反映,由严宽、满文军、陈明等串起的“流行风”环节,很多歌曲的知名度都太小了,难以引起观众共鸣;还有《中国之最》、《神州共举杯》等歌曲,无论是歌曲名字还是歌词,都太“晚会歌曲”了;之前颇受期待的“改革开放三十年纪念金曲”环节,也成了观众眼中最为乏味的环节,虽然有《走进新时代》等众多经典金曲,但都不是原唱,歌手们知名度较低,也难以引起观众兴趣。日前,某媒体披露庞龙自动请辞这个节目,主动退出春晚,昨日,庞龙依然出现在舞台上。但是庞龙无论是演唱风格还是那首《两只蝴蝶》,都同这个节目的整体显得格格不入。

  孙涛虽然是个小保安,可一直觉得自己的工作艰巨而光荣,他的口头禅是:“我骄傲啊! ”

  郭达无论见了哪国游客,只会说一句英语,蔡明讽刺说:“你卡带了?只会这一句啊! ”

  郭达冒充志愿者的身份被揭穿,自我安慰说:“人虽然是水货,可这心绝对是行货。 ”

  对于春晚大搞人海战术,姜昆形容说:“30年前,李谷一一个人演8个节目;现在,八个人演一个节目。 ”

  说到衣服越穿越少,姜昆更大胆:“那小姑娘长得挺严肃,就是肚脐眼老跟你笑。 ”

  “脑袋”马东问为什么还来了个“洋鼻子”,大山回答说:“洋鼻子大,您喘气儿舒服啊! ”

  “耳朵”为推脱酒后驾车的责任,给交警部门提了建议:“马路上有公交专线、奥运专线,怎么就不能有个酒后专线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