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小微金融手册-小企业金融丛书》:储蓄服务

  目前微型金融部门反映了金融、技术、发展的多领域交叉,这些新思想使得改变成为可能的艺术。《新版小微金融手册-小企业金融丛书》一书反映了这种多样的生态系统,包括从移动运营商到小额信贷机构和社区网络的一切。这本书同时带来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断变化的实践领域里的专家队列。本书于2017年12月由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每册定价98元。以下为本书的第八章,敬请阅读!

  从公众来的自愿的储蓄不是增加少量的产品到小额贷款(microcredit)组织。如果成功的话,它不可避免且不可逆转地改变组织,尽管这没有改变他们的目标。不准备发生这些改变的组织不应该承担从公众吸纳存款的业务,然而,那些愿意且能够做出需要克服风险的改变的组织,作为金融中间人能够有力地得到广泛的拓展,并作为金融行业的典范来为其他机构服务。

  储蓄服务的需求是多种多样和强劲的。安全地方的少量储蓄能够提供资源来管理消费需求、缓和不定的收入、覆盖关于教育和保险的开支或者提供必要的资本在家庭资产或者可以提高生产力并带来更高收入的新工具和运作中投资。储蓄也可以通过在危机时提供资源,来应对突发变故(见图8.1)。在最近几年,对安全便利的储蓄服务的需求量和消费者喜好越发得到认可,过去认为“穷人不存钱” 的观念已然落伍。

  “穷人需要存储服务来使他们(1)经常存储少量、变动的数额;(2) 在短、中、长期得到大笔钱款(Rutherford,2009)。和其他人一样,他们需要储蓄产品组合来提供不同的时限的存款,产生不同的回报”(CGAP,2005)。在一些情况下,穷人需要大量流动服务,比如,处理紧急事件或者利用投资机会。对于其他目的,他们偏好非流动选择来保护他们的储蓄,在心中逐步灌输这一原则,特别是如果他们储蓄来购买资产或者支付即将到来的开支,比如学校的费用。储蓄服务也帮助来保持储蓄安全,特别是当接受了一次性付款时,比如在收获季或者通过汇款(CGAP,2005)。

  这个章节提供储蓄服务的概览,主要从机构的角度,着重于机构应具备的能力、客户服务的范围、当移动储蓄时给运作添加的复杂性,及对储蓄产品的简单讨论。这将会吸引从业者、捐助者、监管者,特别是对添加穷人储蓄服务有兴趣的人。

  在邻近性作为关键的前提下,穷人常常将方便性、可接触性和安全排在利息收益之前。对于这些原因,穷的储蓄者坚持选择非正式的部门。银行通常只有有限的农村基础设施,很多银行很难从服务于小的甚至单个的储蓄人中获利。而且,对于客户来说,从正式机构接触储蓄服务通常需要时间和高额交易费用,比如交通、身份证明、注册和机会成本。还有,考虑到低的不定期收入,穷人小额存储,使交易成本相应地甚至更高。产品可能有更复杂的步骤和穷人难以达到的要求,比如,最低存款数或者正式身份验证;令人生畏的银行设施和操作流程可以潜在地让穷的储蓄者感到不受尊重(Frankiewicz和Churchill,2011)。尽管非正式的储蓄机制有缺陷,由于难以接触到正式服务商,很多穷人继续通过非正式的方法储蓄。

  在家或者在邻居亲朋间的现金存储是最具有流动性的,而且是储蓄的可接触形式,但是也容易遭受意外或不必要的开支以及面临偷盗风险。为了避免风险,很多人选择以实物储蓄(存储价值体现在粮食、动物或珠宝上),或者通过当地社区的储蓄俱乐部或者储蓄收集者来存储。

  通常,女人喜欢在邻居那儿存储大量食物(比如大米),在粮食紧缺的时候可以用。这些安排通常在家庭间是互惠的,建立在信任和社区内的社会资本之上。在牲畜上存储也是常见的,这可以通过销售产品(比如奶、蛋、羊毛)提供短期收入。另外,销售动物可以支撑中期的一次性付款的需求。然而,以实物存储不总是安全的,也不总是像市场需求和价值波动一样有流动性。这里也有支出与以牲畜储蓄相关的,因为动物需要实物、水、放牧场地和遮蔽棚子,这些支出也增加了家庭金融压力。以珠宝存储在很多文化中都很流行的,因为它可以转化为现金,也可以用来在通货膨胀时期保值。然而,珠宝也会有价值波动,还面临着偷盗和诈骗的高风险(Robinson,2004)。

  储蓄俱乐部比如轮转储蓄和信用协会(ROSCAs)、积累储蓄和信用协会(ASCAs)、储蓄收集者和其他形式在社区里的常常被用到。这些比在家保留现金和其他资产提供了更多的安全性,并赋予硬性定期存储(按日、周、双周或月) 以规则。然而,它们也可以变得不灵活(例如RISCAs),也会导致负的收益(比如,储蓄收集者),还有可能货币在需要的时候是不可获取的(比如ASCAs)。

  正式的服务商开始在向低收入市场提供储蓄服务方面取得重大进展。当储蓄服务由机构服务商提供,他们通常指的是存款。在讨论与保持存储在他人那儿的资产相关的大量活动时,储蓄(savings)是更加通常的概念;存款(deposits)是金融机构掌控的储蓄(savings)的一部分(CGAP,2005)。移动储蓄非常不同于提供信用,而且更加复杂。虽然贷方必须选择他们相信的借款人来偿还贷款,情形在存款这儿转变了:顾客必须相信服务商(Robinson,2006)。

  正式的服务商的存款服务可以改善非正式的服务,在一些情况下,支持增长的收入。

  金融机构若要向公众提供储蓄服务,必须获得授权。它们也要求有能力的、可承担责任的治理架构来进行仔细监督,后者涉及金融调解、包括有技巧的管理、合理的系统、管理借贷和转移存款二者的复杂性、促进相互信赖关系强大的机构能力(见第十五章)。基础设施需要向客户(见第十八章) 提供简单的接触方式,也需要通过分行网络、批发商店或者代理商管理流动资金的能力(见第十四章)。为了满足监管团体的、额外的(有时候重要的)报告要求和服从事宜(比如强大的房间、保险箱、出纳窗口)表明个人支出、扩展的信息系统和基础设施的需求等方面的增长。根据Robinson(2006),金融机构来调动公众储蓄需满足以下5个主要条件:

  a.政治经济。动用自愿的公众储蓄要求至少有适度能动的宏观经济和一定程度的政治稳定性。

  b.政治和监管环境。需要一个合理充分的政策和监管环境。如果不是立马可能实现的,至少不合理的政策和规章始终不实施。机构被授权来从公众获得存款,被授权来调配这些资金,这些资金需要在利率自由和适合商业小微金融的规章下运作。

  c.公众监督。为了保护他们顾客的,特别是储蓄人,调动储蓄的机构必须被公众监督。这通常意味着他们的政府必须愿意调整他们标准的银行监管措施,这样规则才能对他们的活动合适,合适的监督不是意味着放松标准,它意味着将高标准应用于金融服务商服务于穷人相关的方法,这也意味着确保了监管团体有能力高效地监督这些被授权服务商的表现。

  d.强大的机构表现记录。调动储蓄的机构必须有适合金融媒介的高质量的治理和管理能力。机构应该被跟踪证明具备高水平的表现和透明度,应该有高效和充足的运作,保持高的贷款回收率,通常赚到很好的盈利,在相当大范围内应该是金融自足的。

  e.为深远的改变做准备。在接受监管和从事储蓄动员之前,机构的所有者、董事会、经理、员工和授权机构,需要理解应在机构组织、领导、基础设施、信息及运作方面发生重要的变革——他们中的一些在相对短的时期内发生。

  为了变得金融自足,从穷人那儿吸收储蓄的机构也必须吸引大额储蓄;对于小额账户来说,收集存款的交易费太高因此吸收不了太多这样的储户。向大量的小额储蓄人提供储蓄服务是劳动密集型的,所以昂贵——即使存款低于最小余额时不需要支付利息。通过吸引大额储蓄,总体支出变低,流动性的风险减小,特别是当低收入客户需要同时取钱时,比如到交学费的期限或者在收获之前的月份。如果大量客户同时取钱,机构会容易遇到流动性问题。当存款是从包括组织和机构的不同收入阶层的广泛客户那儿收集时,这种问题不容易遇到,除非遇到特殊情况如极度通货膨胀、区域震荡或者服务商失去信用(Robinson,2006)。

  管理金融中介(也就是吸收存款并用存款借给他人的机构) 比仅仅管理信用服务更加复杂。金融中介需要重要的管理技巧,特别是强大的金融能力、向穷人提供金融服务的机遇和风险的知识。出色的经理很难找到,他们通常要求高薪(Robinson,2006)。

  当动员储蓄时,经理和职员需要理解当地市场是如何运作的、如何定位潜在的储户、如何为市场设计工具和服务。他们需要理解基础金融,以及贷款和储蓄服务之间恰当传播的重要性。他们需要被训练来发展储蓄产品和对所有类型储户合适的服务,而且在必要时改变产品。在市场调查中,需要课堂培训和岗位培训,包括监控和估价、产品成本计算和定价,以及运作过程(Robinson,2006)。

  大多数动员储蓄的服务商拥有广大的、分散的组织结构。靠近储蓄顾客的地方为服务商和他们的顾客降低了交易成本,这些地方是在相互信任基础上建立永久关系的重要部分,这是成功储蓄动员的关键。“人们只在他们认为可靠、值得信赖、专业的机构存储” (Frankiewicz和Churchill,2011)。

  因为这个延伸的、分散的结构,储蓄运作可能相对信贷业务更易遭受欺诈和错误。机构必须管理与大量现金有关的流动资产风险,以及存款规模和时限的不可预计性。举例来说,高效的资产责任管理(见第十四章)、内部掌控(见第十五章) 和充分的前提很重要。会计、报告、审计系统必须通常由监管者和内部掌控者同意,通常是物理前提。储蓄动员机构必须保证产品周期不许增加利率和流动资产风险,动员的储蓄被投资于符合他们周期和定价结构的资产,这必须有充足的准备金、资本、运作资金来覆盖运作损失,或者重大灾难导致的损失。内部掌控措施必须充分保护存款,防止诈骗和管理失误,来确保资金的物理安全。物理前提必须提供充分的保护,为客户提供便利,赢得他们的信任,可能需要另外的安全措施、报告和信息系统,系统必须可以处理与动员储蓄相关的增长的数量和类型,提供充足、精确、及时、透明的信息。最终,接受存款的机构需要将动员来的存款投资于获利的地方,另一部分留做放贷。

  总体上讲,动员储蓄的金融机构通常拥有相比贷款账户更多的储蓄账户。机构必须知道如何为多种客户设计、递送产品,包括贷款,并提供能持续产生利益的商业计划。税收和开支需要详细说明,除了行政管理和储蓄的金融成本,计划也必须考虑资本成本。

  一些存款服务向储蓄支付利息(或者当存款被借出时的股份收益(share of earnings));其他不会这么做,而且事实上,会产生负利润(存款价值下降了),因为存款要被征收费用。在存款产品上支付的利率常常与余额和存款储蓄时间长短相联系,时间越长款额越大,通常会有更高的利率。通常在以下情况下收费:取钱、每月超过允许免费交易金额的转账、余额比事先商定的最小值低的时候。存款人或货币保险人收取储蓄的费用,会使存款产生负回报。

  储蓄的利率通常基于相似机构的相似产品普遍的储蓄率、通胀率及市场供求状况而定。根据储蓄的周期,风险因素比如流动资金风险和利率风险也必须被考虑。由于管理高流动资金账户对于监管者成本是昂贵的,他们支付更低的利率。大多数选择了流动资金账户的储户对得到他们的存款的便利性更感兴趣,而不是为了获得更高的收益,定期储蓄利率更高,因为资金被锁定了,相对流动资金储蓄产品,提供了更加稳定的资金来源。

  除了储蓄的利率支出,服务商还需支付大量其他开支,包括雇员和分行用来动员和监管储蓄账户的开支。储蓄不会为服务商产生收入,相反地,他们提供资本。这用来在资金贷款或者其他为了盈利的投资中使用,正如第九章讨论过的,信贷产品的定价用来覆盖所有的运作开支、贷款损失、监管开销和资本开销。资本开销包括储蓄开销和其他债务、股权,服务商需要赚取支付存款利息和提供贷款服务之间的利差,这个利差用来支付其他开支,即运作开支、监管开支和其他资本开支,信贷和存款产品应该一起被设计和定价,使得二者有合适的覆盖范围和机构利润(Robinson,2006)。决定存款利率的过程是复杂的,必须作为提供金融服务的整体开支结构的一部分来考虑(见第十五章)。

  一些服务商组织他们的分支或外地办事处作为利润中心,采用转让定价的方法,确保分行网点的全成本覆盖。转让定价指的是指在成本覆盖的基础上由总部向分行网点提供服务的定价。举例来说,总部为了管理全体组织所引起的成本,根据分行的资产(贷款)或债务(储蓄)的百分比按比例到分行,融资成本也是按比例分配的,支出的大量贷款而不是收集储蓄的分支机构,需要从总部(或其他分支机构) 接受资金,来支持他们的贷款。总部(或者地方办公室)作为中央资金机构来保证一个分行的任何超出的储蓄要“卖到” 其他分支机构来支持他们的贷款,有额外储蓄的分行会为这些资金得到收入(利润收入),而接受资金的分行则要支付一定费用(利息开销)。如果总部认为系统里没有额外的资金,他们会接触外部资金,按照指定的价格转贷给他的分行。

  分行间转让价格,不是接近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就是采用比服务商资金平均融资价格稍高的利率。这提高了分行在本地动员存款的动力,而不是依靠网络中其他分行的额外流动资金。这也能导致总部有额外收入来支付管理费用。转让定价保证了透明性,在分行间灌输了责任性。

  一般来说,提供储蓄服务的机构不需要大量产品。允许无限制交易的存款账户,定期存款账户(包括到期日相对短的期权),支持教育、退休、住房、婚丧仪式等的契约式存款账户,如果必要的话,一到两个其他储蓄产品就足够了。必须在设计上能够体现产品特点、安全性、便捷性,使它们可以被不同类型储户(穷或富、个人或机构) 以不同的目的用于不同组合的价格这些方面的平衡考量(Robinson,2006)。

  受监管的服务商提供的储蓄产品包括现金账户、存款账户、契约存款账户、定期存款、长期存款或者小额养老金。

  现金账户通常被认作交易账户,而不是储蓄账户(见第十二章)。它们赋予账户持有人管理每日现金流、转移资金、支付资金的能力。现金账户也被称做支票账户(checking account)或者需求或者地点储蓄(site deposit)。现金账户是完全的流动账户,储户可以在任何时间存取任意量的钱,不需要预约或者通知。现金账户能自动转账,比如每月支付账单或者转移到其他账户。

  顾客常常必须存入至少最低数量的钱,来建立现金账户。保持最小余额来让它活跃。现金账户通常不支付任何利息,但是需要客户按月或按交易或兼有地支付费用。如果客户从他们的现金账户取钱,他们可以被要求支付罚金,不然支付会完全被拒绝。

  基础存款账户或存折是完全流动性(也就是说账户持有人可以自由地存取钱) 或半流动性(交易次数受限) 的账户。例如,对于没有最小余额要求的存款账户,为了弥补通常在这些账户里的余额,服务商可以限制每月交易数量、和/或限制在低成本接触点比如自动的取款机或者手机的取款次数,存折存款通常给客户提供储蓄基金的利息,尽管很多服务商也需要收取交易费或者与服务相关的其他费用。

  存折账户最大的优点,相对于现金或者以交易为基础的账户,是流动性和更高的利率。通常来说,存折储蓄账户用来对短期存款做现金流管理,或应急,或应对预料外的机遇。利息支付通常比定期存款的要低。

  契约存款账户(也被称做承诺存款或目标存款) 要求客户在特定的时期存储一定量的钱,直到达到既定日期或钱数。客户在到期日前取钱是禁止或会受罚的。到期日之后,客户可以取出所有的钱,外加赚取的利息。

  契约存款账户帮助客户积累资金来达到特定的预期需求,比如支付学费、或支付即将到来的庆典如婚礼。通常来说,支付契约存款和其他存钱账户相似,主要的好处是他们做出的约束。

  契约存款产品可以作为小微金融里青年的第一个切入点,通常只需要少量修改,来为青年调整常规化的产品,包括比如,低的或者没有最小余额或与金融教育项目相关联。

  定期存款,也被称做固定存款,是客户做出的一次性存款,必须在特定时期取出,不然支付罚金。在存款周期结束时,客户可以取出所有的钱和利息,或者将存款投入下一个周期。金融机构提供可能周期的范围,通常比契约存储账户支付更高的利率,因为这些账户为机构以较低的成本提供了长期大量的钱。

  穷人是脆弱的,因为低的不定期的收入伴随不充足的金融工具常常在他们逐渐老去的时候存不下多少储蓄。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儿辈和孙辈需要对他们的长辈负金融上的责任,为他们提供住处和金融来源,除了家庭的支持以外,还有金融服务为长期目标和/或退休来加强储蓄,包括长期存款、小额养老金、与保险产品结合的储蓄。

  尽管在穷的社区内没有非常流行,养老金作为储蓄产品的一种,提供从退休直到死亡的定期支付过程。有时这些支付被转移仍健在的配偶。养老金主要由雇主提供,利润根据收入水平和服务的年数来积累;服务越多年,雇员赚得越多,支付的就会越多。养老基金可以由公司内部管理,或者外包给其他投资经理,这可以由雇主(确定了收益养老金) 完全资金支持,或者由雇员和雇主共同提供确定提拨养老金,雇主与雇员的贡献比值使用公式表示,比如2:1或0.5:1。

  即使不那么普遍——事实上,目前为止有很少的长期经验可借鉴——小额养老金提供了一种收入保障的形式,使人们为年老而自愿存钱或目标针对低收入人群。久而久之,他们要求固定的贡献,这投资于定期存款账户、团体定期存款账户、或者实体资产如财产、地产和牲畜,以在小额养老金受益人没有收入时,创造稳定的收入流。小额养老金提供长期投资于金融资产的选项——不是以周期作一次性支出,就是通过养老年金的购买——在预定时间开始。小额养老金也能变得非正式,由此资金投入业务或者家庭成员的教育,换取未来的收入或生计上的支持(Rutherford,2008)。

  与小额养老金相似的是,长期契约储蓄(LTCS)产品可以用来为退休做准备,为预期未来发生的人生大事件建立资源。LTCS产品的运作很像其他契约储蓄产品,由此客户随时间推移做小额定期储蓄,接着一次性取出大笔钱,或像上面描述的小额养老金一样,年金允许在一定年龄后长期定期的支取。尽管客户喜欢LTCS产品非流动性的特质和存款约束的好处(像其他契约的储蓄产品一样),他们必须比较在别处的投资选项和相关的风险。特别地,如果有的话,客户需要考虑长期储蓄还是买保险收益更多。LTCS产品的风险是人可能在储蓄目标达到前死亡。这个风险由保险公司提供的退休和人寿产品来解决(Frankiewicz和Churchill,2011)。

  最终,退休计划也可以涉及储蓄和保险产品的集合,特别是,储蓄完成保险(savings completion insure),养老计划(endowment plans),或年金。这将在第十一章的保险产品中介绍。(完)